湘邦法务公司成功帮客户要回欠款

2018-12-24 11:34

     湘邦法务商帐追讨案例分析:李先生和崔先生是多年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2003年,他们看准了模具市场潜力大,就合伙投资500万元在北京开办了一家模具加工厂,双方各占50%的股份。

      2006年,因双方对企业管理和发展存在严重的分歧,加之李先生事业另有发展,因此,李先生就和崔先生协商股权转让事宜,得到崔先生的同意后,双方 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李先生将全部股权和未分配利润作价353万元转让给崔先生,崔先生第一次支付李先生现金200万元,三个月后支付100万 元,余额53万元年终结清。双方同时约定,在崔先生支付首期款200万元后,两人合伙管理的合金模具厂将交由崔先生单独管理,余款结清后模具厂的股权即全部归崔先生所拥有。

      在首期款交付的三个月后,李先生按协议向崔先生要求支付第二笔股权转让费100万元,但崔先生以流动资金不足为由加以拖延。李先生多次上门催款,但崔先生均表示工厂经营不善、生意不好,暂时无力支付。李先生为保障自已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不得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崔先生支付153万元的股权转让费及相关滞纳金。法院开庭时,崔先生经合法传唤仍拒不到庭应诉,法院认为李先生有《转让协议书》及相关收据为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认定,因此判决李先生胜诉。然后令李先生意想不到的是,在法院判决后,崔先生即将其名下的模具厂的股权进行过户,将资产全部转让给其内弟。出于无奈,李先生通过朋友介绍找到我们,要求我们帮助其追回应得的股权转让费。

      在得到李先生受权委托后,我们去当地工商机关调取了股权转让证明书,进一步明确了股权转让的时间,随即我们对崔先生进行了全天候的监视,发现崔先生大部分时间仍在工厂,通过对其工厂员工进行询问,我们了解到崔先生仍是工厂实际上的管理者,是幕后老板。

      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我们模清了崔先生的家庭住址,在有一次崔先生外出应酬时,我们的调查员将其带到当地派出所,我们向派出所干警说明在法院判决其败诉的情况,崔先生仍对其工厂资产进行转让属于恶意逃账,应承担法律责任,请求对其加以刑事拘留。

      派出所干警询问崔先生是愿意还款,还是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崔先生起初还不断狡辩,但在我们的证据面前哑口无言,同时我们拿出恶意逃账的法律文件交给其阅读,我们还反复向其阐述及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同时反复告诫和劝说他:“逃避不是办法,躲是躲不掉的,还账一身轻,不还账将永远没有安宁日子,更别想将模具厂正常经营下去。”经过我们的反复劝说和派出所干警的协调与教育,崔先生最终答应分期还款,支付李先生的股权转让费。在我们的调解下,双方于第二天 进行了进一步协商,最终达成首期支付50万元,以后每个月支付4万元,共二年付清股权转让费的协议。李先生的权益最大限度地得到保障。

较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二十八条


在第二审程序中,原审原告增加独立的诉讼请求或者原审被告提出反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就新增加的诉讼请求或者反诉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告知当事人另行起诉。


双方当事人同意由第二审人民法院一并审理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一并裁判。


所谓“独立的诉讼请求”就是原审原告在一审起诉状中未提出而在二审过程中新提出的诉讼请求。所谓“反诉”,就是在已经开始的诉讼程序中,被告向本诉的原告提出的一种独立的反请求,目的是为了抵消、动摇或者吞并本诉原告的诉讼请求。


旧法规定:


《较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 184条规定:


“在第二审程序中,原审原告增加独立的诉讼请求或原审被告提出反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就新增加的诉讼请求或反诉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告知当事人另行起诉。”